薛R地👌

æ»´——薛日天小弟卡(很佛,慎关啦)

企图拐跑洋哥

[洋哥:不是小星星给的,不够甜,去死( ¨Ì® )ï¼½

[宋岚/晓星尘/薛洋]演唱——狐狸精


演唱:晓星尘
         宋岚
友情出场:薛洋
                 阿菁



宋: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又偷拿糖果跟他见面

宋:不要问我什么意见 你的眼神明明就是有鬼

宋: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宋:如果你还一样不知检点

宋:让那个小流氓闪一边 离开我的视线

晓:又怎么了 我的好子琛

宋:不必谄媚

晓:我不过是 去吃碗汤圆

宋:鬼话连篇

晓:他这么可怜 身上还没钱

宋:你受他骗

晓:你不要又来 借题发挥

宋:狐狸精 他不要脸 缠着星尘 真的讨厌

晓:会吗??

宋:走在路上 不管干嘛 他都一样嬉皮笑脸

晓:怎样

宋: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宋:如果你要我走 我也随便

宋:你最好快道歉快道歉 不要再装可怜

晓:不要再拿眼睛当威胁

宋:谁又怕谁

晓:整天把狐狸精挂嘴边

宋:是他犯贱

晓:反省一下 是你小心眼

宋:你不要脸

晓:还是嫉妒他比你可爱

(宋:呵呵)

晓:因为你每次都爱大惊小怪
自己乱想乱掰 怀疑我的清白

宋:是你不知好歹
切

晓:所以我每次跟道友去夜猎 即使是女生
我也懒得说出来 你说你应不应该
奇怪 改一改
或许我就不再 耍赖不耐烦
然后我就学学别人 怎么撒娇
子琛你一双眼睛这么尖 盯着阿菁去吖!


[菁:干嘛提我
          老娘一上午没去撞人了]


宋:他以为他撒娇很乖 男人看了都会为他心碎

(晓:有吗)

宋:我是越看越不顺眼 你到底要站在谁那一边

晓:中间

宋: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宋:如果你还一样总买甜点

宋:跟那个甜食怪闪一边 离开我的视线

薛:是谁会气到 拂雪出鞘

宋:算你倒楣

薛:只想要撒你 一嘴尸毒粉

宋:你想得美

薛:丢到走尸群 去挨几剑

宋:你个禽兽

薛:眼不见为净 比较干脆ヾ(^。^*)

宋:狐狸精 狐狸精 狐狸精 真是讨厌
狐狸精 狐狸精 狐狸精 快滚一边
狐狸精 狐狸精 我就是看不顺眼
狐狸精 狐狸精 狐狸精 我最讨厌

——————————————————————————————

我改了好多遍才定下来到底谁是狐狸精(╯°Ð”°)╯

宋几把为什么被我搞得这么受?!别问我,我不是,我没有!

[魔道/天官/渣反]为爱鼓掌之 真当他们不上老福特(2)


————————————————————————————

上一篇忘写的很多邪教

(当然还有一些不算邪教)

我的世界里是没有官配cp的[小声bb]

嘻嘻嘻嘻嘻

花戚车:

怜:三郎,地上这坑......? 还有,锅里的羹怎么少了一半?我还打算留着今晚吃呢。

花:啊,没事哥哥,杀虫的时候太用力了。剩下的一半羹先不吃了,留给我吧,我请别人吃。今晚麻烦哥哥煮点丸子吃吧[笑]

戚:  狗花...城......明明是你在上mi......
   [卒]

冰洋车:

冰:漠北,这个姓薛的小子是谁,现在哪?[提出心魔]

薛:卧槽?这个“社会你冰哥”的id是哪个混蛋的啊??把冰洋这种垃圾文儿都点了一遍推荐???妈的品味低下!      不会是那个绿色的东西上次没打过我改了id来黑我的吧?                    嗯??卧槽这他妈什么东西???!卧槽你他妈的谁啊?!!!        唔!!!你喂我吃什么?!!

.......

(某处小黑屋

戚:我...恨...阿嚏!!!      ??

花:  ...... 💢💢💢💢💢💢

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花城你活该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被喷一脸粥啊哈哈哈哈!你不是爱吃这屎玩意儿吗,你舔了啊哈哈哈哈哈h     å—·ï¼ï¼ï¼ï¼

[戚容,卒x2]

聂水车  (没错,是断头play):

聂:.......💢    聂怀桑!以后再玩儿扇子就把那堆破玩意儿全烧掉!!!

æ°´:.......💢    师青玄!以后再跟明仪下凡就把你女装全部扔掉!!!

(è´º:  [吸面])

[其实这么一看这对儿还真有cp感......         卧槽哪来的水????]

忘薛车   (没错):

忘:...............  

薛:   老子果然还是太年轻......     这么想想双鬼什么的还是可以接受....   我艹蓝汪叽你干嘛?!我说着玩儿的!

[所以说到底干嘛了(˙ー˙๑)]

柳澄车:

柳溟烟:    [唱春山恨 gifï¼½

柳:   溟烟,不要唱了!   (⁄ ⁄⁄   ⁄⁄ ⁄)

澄:  💢 妈的死给......谁写的?我看他腿是不想要了!      ?? 这哪位啊?!  (唱得还蛮好听的......)


[(˙ー˙)两个直男之间的摩♂擦]

双水车:

è´º:[吸面]  💢 💢  [吸面]

æ°´:    💢💢💢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第四道天劫......)

涉薛车:

涉:谁要和那个小流氓一起啊!   (我还是喜欢金宗主......咳咳,雅正,我要雅正......)

薛: 无fuck说

薛涉车:

薛:哈!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不信, 抬头看!         

涉: 雅正......冷静....要冷静......要喜怒不形于色...(╬

县城(羡澄):

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师妹你一个把基佬紫都能穿得如此正直的钢铁直男怎么总是下面那个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澄: 滚!!天子笑留下!

[宇直你这是打算借酒浇愁还是酒后乱......   算了,保腿要紧]

————————————————————————————

我真的不是容黑2333333

怕自己落下哪个邪教,所以我狗胆包天去贴吧看了一下都有哪些比较受欢迎的
结果我现在对列位道友们的脑洞怀抱着深深的恐惧
请懂的道友们帮我解释一下,柳溟烟x温情,      洛冰河x金凌,     金凌x江澄(年下),      还有凶尸3p组(聂大x温宁x老宋)     这些是什么东......   什么好吗????????

量我狗胆包天我也不敢写啊[痴呆jpg]

我错了,上一篇我不该说我什么同性cp都能吃很香的[落下了忏悔的泪水]
原来只要是两个男人都可以按到床上的是吗???

我好害怕啊[瑟瑟发抖gif]

十个尼克杨都不足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ಥ_ಥ)

[魔道/天官/渣反]为爱鼓掌之 真当他们不上老福特


————————————————————————————
大量邪教预警🌝

·å‡å¦‚大家还是单纯的兄弟/亲情
·å½“他们某天突然发现世界上有一个叫老福特的APP

晓薛车

晓:......?(明月清风这四个字这么难理解吗???)

薛:????他妈的为什么老子是下面那个??????
   
[跃跃欲试gif]

宋薛车

薛:尼玛比老子还变态??凶尸play什么瘠薄操作???        爷爷我准备好灭门了:  )
(还有为什么我还是下面那个??)

宋:💢......(贫道深度洁癖隔空18cm都不愿接触居然还要—18cm?)

[其实有点想试一试地想]

降薛车

薛:?????????         
     老子被剑日了?????    [人生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变态jpg.ï¼½

降:[嘴角开始上扬]   ( ??

霜降车

降:[笑容逐渐僵硬]

霜:[嘴角不动声色地开始上扬]

双鬼车

魏:[抱紧蓝二哥哥]小流氓你想得美!

薛:呵呵谁想了?!魏不要脸去找你家蓝湛天天去!!!

薛瑶车

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瑶:成美,你且住口(╬ ¨Ì® )

聂瑶车

瑶:       (和大哥就算了,还是棺震( ¨Ì® ) 老子魂魄不用压了,三魂七魄都要被吓碎( ¨Ì® )       ......每一篇都在强调老子身形小是怎么回事?  [笑不出来])

聂:哼,女支 女昌 之子   本该如此  
    (金光瑶你自己忘了男人有三条腿怪我喽?)
    
(嗯??(˙ー˙)

涉瑶车

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跟苏涉那小子一起老子还是在下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Ì® ) 是因为眉间这点朱砂让老子显得很受吗是吗( ¨Ì® )

涉:          [嘴角疯狂他妈上扬]
      (啊,,   宗主白白小小的一只,真是美好啊——)
           

双道车

晓:.....宋道长你别往心里去......

宋:可以一试

晓:嗯??( ¨Ì® )

冰九车

冰:漠北,去对面 爱x商品给我买点手铐和铁链。      再打扫一间地下室,里面放张床。
   [割开自己手腕儿]来,师尊,吃了这个,啊——

九:💢💢💢这是哪个畜牲写的????嗯?小畜牲你给我滚!!!啊!!!

漠尚车

æ¼ : (╬     [拳头突然握紧]         ((((*°â–½°*)

尚:刺激!emm这个play下次写文儿的时候可以用!嗯!         [对从头顶飞来的拳头浑然不觉🙆]

双玄车

风:明...贺兄!!!你快来看这几篇文儿!!写咱俩的!简直丧尽天良!

贺: [吸面] 滚,不看。 [吸面]

水:💢💢💢(都是谁写的?!改成八辈子穷鬼命不得翻身!!)

水风车

风:啊啊啊!!哥!!!他们居然骨科我们!!!

æ°´:嗯......       [风:“嗯”??!]

(呵,弟控)

裴水车

裴:哈哈哈!水师兄你来看zh

[哗——]

灵文:(^_^)[深藏功与名]

慕风车

风(信):我艹了???我真是艹了???!

慕:完了,在外面这么吵架还tm能被发现!?

[似乎发现了.......算了]

谷戚车

戚:?!!!老子堂堂鬼王被儿子艹了??
     我  [哔————————————]

[哔———————————]

[哔———————————]

[哔———————————]

[哔———————————]

谷:[脸红]
       (爹爹骂人真可爱(๑•  •๑))

[情人眼里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薛戚(似乎没有车)

[此段内容以全部被河蟹]



————————————————————————————
都是一些自己喜欢的cp_(:3」∠❀)_
突然蹦出来的沙雕脑洞
嗯没错我对同性cp完全没有洁癖

话说发现裴水少车薛戚基本没文儿QWQ
奈何自己写起文儿来小学生一个_(:3」∠❀)_
只能在这厚着脸求同萌的太太们写_(:3」∠❀)_
QWQ



     













师青玄:喔呦,这位兄台,你这手里的这把扇子看起来当真不错嘛!
聂二:唉唉,只是在下收藏中一把最平平无奇的罢了。您手中这把依在下看来才是名品吧!上面写得这“风”字亦是骨气洞达又端秀清新啊!想必也是您提的吧!
师青玄:哈哈,这倒不是,就是喜欢这个字,别人写上的。说来兄台手中这扇子这么好看居然在您那还算平平无奇,师某可是有些好奇了。兄台若是不介意,带在下去看看您的那些其他藏品呗!
聂二:路遇知音,在下高兴的紧!自然是没有问题!走走走,这就带您去我那藏阁看看!

——————
另一边

师无渡:这位兄弟,你怀中抱着的这头,看起来割的真是颇为齐整!
聂大:啊,过奖。跟在下这四肢比起来,算是割得最粗糙的一个了。倒是道长您怀中的这颗,断面可谓让人能充分地感到一股视觉冲击,能看出它断前的豪迈呀!还有这小臂处的断裂痕迹,亦是潇洒不羁。道长生前应是条傲气好汉!
师无渡:不敢当,有些不服而已。话说兄弟这头砍的这么整齐,跟您其他四肢比居然还不算割得精细,师某可实在是不禁暗思是什么人用的何种兵器动的手?
聂大:同为断头人,能遇道长是聂某的荣幸。道长若好奇,不如跟随聂某去见见那人!


咳咳,扇子玩儿的好,大哥掉头早哈(゚Д゚)ノ
聂导娘娘你俩好自为之
————
瞎几把写
就是个智障沙雕小段子_(:з」∠)_

瑶妹儿:谁能麻烦来把我剩下那一米七也按到地里去 : )??

默默占几个tag_(:3」∠❀)_

大家要不要猜一下这些个都是谁啊🌚

[二刷天官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
(做墨香大大笔下的角色真不容易,随时都有缺胳膊少腿儿的危险     小声bb)

愿有一日你们终有来生
两人抬眼眸中便是对方
伸手即是十指相扣
[你能早日碰到他,一世为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