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R地

洋哥跟班水师信徒,咳(佛到佛都嫌佛,慎关吧)

勿忘国耻👌

天山童姥:

9月3日,抗战胜利日,窗外虽阳光明媚,内心却依旧沉重。

七十三年过去了,我们在等待日本zf的道歉,而他们却在等待我们遗忘。

在战争中,不管你来自什么国家,什么肤色,什么年纪,只要你是女人,就有成为慰安妇的可能。

慰安妇的苦难,不单单是受侵略国家女性的苦难,而是全人类的苦难!

(图片源自网络)

能鸽一天是一天
【痴呆】

女寝(2)

略略略瞎瘠薄写

(其实cp什么的我真的还没定,是弯是直不知道(˙ー˙),随写随想剧情,咳)
————————————————————————————

“啊......不要......太深了!哎哎!贺哥!轻点儿......疼!啊......啊!不要碰那里!唔......”

“...... 你别这么紧张,放松点儿。”

“你说的轻巧!啊......我弄你来试试看!一点儿......啊,技术都没有,这么粗暴,放松才怪!啊......”

“......”

“啊啊啊疼疼疼!!”

贺玄脸阴成了尼哥,把手里的耳朵勺甩到师青玄脸上火冒三丈地站了起来:“快滚!挖个耳朵这么毛病!自己挖!”

“喂喂别这么没责任心啊!这还没弄完呢!既然都动手了就得负全责呀贺哥,你就这么扔下人家走了,还是个男人吗你!”

“......闭嘴。你自己又不是没手!”

“自己弄多不过瘾啊,再说自己又看不见,捅坏了怎么办???”

“小心点儿不就行了!不会用点儿工具吗?!”

“用什么工具啊!人家又没买过!”

宋岚:“......”

晓星尘:“......[😊]”

江澄:“妈的死......”

尚清华:“skr......”

师青玄见贺玄真的扔下他不管了,只好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一把揽过贺玄的肩膀:“贺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

“滚......”

“咱贺哥这么优秀,却表白失败,能不暴躁么?”聂怀桑爱不释手地捧着自己新到手的限量版电动小风扇说道。

“啧啧,聂兄,你这说的就不对了。那怎么能叫表白失败呢?那小姑娘只不过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把贺哥一把推开后狂奔而去而已,这不能算拒绝。”

“什么恨铁不成钢,那怕是得叫恨铁不能弯......”尚清华小声bb。

“啊??”

“咳没事......嗯!这泡面,真香!”

“......”贺玄咬着牙强忍着把谁一拳揍出宿舍的欲望:“那你倒是说说,那怎么不叫拒绝了??”

“哎呀,贺哥,你别气馁,没准儿那小姑娘只是太兴奋了,一紧张啊,就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当时这么多人看着,又害羞,就给跑了。总之我看,妙儿那姑娘之前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只不过贺哥你行动地太突然了嘛!信我,本风师看事儿很准的!”

“贺哥脸皮这么薄,今天上午就差没去上课了。”尚清华吸了一口泡面,拍着大腿哈哈。

晓星尘笑了笑,上去拍拍贺玄:“贺兄,你今天下午就放心去上课好了。这种事不必放在心上,兄弟们挺着你呢。”

“就是啊贺哥!有兄弟几个在呢,开心点儿!要是实在开心不起来,我找我哥多要......”“不用!免了!!!”

“喂,贺玄。”坐在书桌边的江澄忽然冒出来一句。

“我姐刚给我发消息,说妙儿这周末要约你去她家......”

“啊哈!!!”师青玄一肘子狠狠怼在了贺玄胳膊上,“唉等等......!!!她家?!”

“我还没说完......”

贺玄好容易回过神来:“快说!”

“我姐让我转告你,你最好好好想想要买点儿什么礼物。因为周末是她生日。”

......

————————————————————————————

·话说这篇和女寝有什么关系......我是不该考虑改个更实用的名字(๑˙ー˙๑)

鱼风死了。:

这是沙雕到系统都受不了了就给我屏了??
放几张表情包挡挡
鱼头笑掉了还不赔钱,举报了!!!

女寝(1)

哈哈我又把id换回来了

薛R天的跟班儿永远信水师大人,咳

·[Q:这帮人到底是深柜吗?]

————————————————————————————

贺玄对班上一个叫妙儿的女生非常感兴趣。

贺玄觉得妙儿似乎也对自己有兴趣。原因是他发现那女孩总是会在偶然与他在走廊或校园里碰见时偏过头去掩着嘴巴笑。
待他走过后,能听到妙儿与走在一起的女孩的嬉笑,有时候甚至还能听到两声细细的尖叫。

贺玄心中高兴,浅浅一笑,走在他旁边的师青玄惊叫出声:“哇!!!贺哥!!!你脸怎么红啦!!!我的妈,妙儿姑娘居然有这本事,能让贺哥脸红!”贺玄吓得脸上一僵,“嘶,你能不能小声点儿......”
“诶呀!贺哥,你说,班上男生几个不叫你哥的?本事这么大,怎么遇到女孩子,胆子小的和鸡儿似的?!这么喜欢人家就表白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的好像你表白过似的。”
“哎哎,这话就不对了贺哥,我这不是还没有心仪的人嘛!我要是哪天有了,肯定没你这么拖拖拉拉的。”
“......我倒是想表白......不过还是再等等吧......生日情人节什么的......”
“哎哎哎,贺哥,你看你又拖!”
“你再这样吵,我就告诉你哥上个月你把零花钱都花在女装c服和化妆品上了,还差点被街上的小流氓占到便宜。”
“嘿!让他们占!看我掏出来比他们的加起来都大吓不死他们!”
“......也不知道是谁当时咋咋呼呼跑过来要我救命半路还吓到崴脚的,要不是我跑去揽你一下,估计早被人拖巷子里去。”
“我那哪是吓得!你知道穿高跟鞋有多辛苦吗?!”
“......哦。”
“啊啊啊不要回“哦”啊!你知道多少直男都是因为这个字死情缘的吗?!”
“......”

......

虽然说在跟女孩表白这件事上贺玄怂的一比,但某天还是忍不住了。找师青玄商量了一下后,发现这家伙除了拍着桌子狠命催他仿佛等不及吃瓜看热闹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他只好咬咬牙厚着脸找到了和班里班外好几个女孩子传过绯闻的魏无羡,打算讨要几点儿追女心经。

“想要表白,在那之前首先要撩,撩到那女孩儿等不及要你对她表白。这样百分之百能成功。只不过......贺哥你闷成这样......估计只能把人越撩越远。”
“......那你看现在怎么办,给我支个招。”

于是晚自习的时候贺玄和魏无羡在后面磨磨唧唧讨论到快要下课也没讨论出点儿管用的。最后魏无羡实在是没法了,贺玄一直在否定他的各种方案,否定就否定呗,还不爱说话,就只是摇头,时不时皱着眉头嘣出几个字质疑一下,搞得魏无羡想就地抱头疯。
“贺哥......要我看,你干脆选个好日子直接表白吧......哎呦,师青玄是怎么做到成天在你身边儿和唱单口相声似的说个不停的......”
“......  你还不是整天粘蓝湛身上烦他。”
“蓝湛闷和你闷不一样啊!蓝湛这人贼有意思。”
魏无羡突然放大了几分贝的声音在无比安静的教室里显得格外显著,引的不少同学回过头来,包括妙儿。贺玄做贼心虚一般赶紧低下头。还好这时候下课铃突然响了,魏无羡一掌拍在贺玄背上:“我先溜了,祝你好运哈贺哥!”说完背起包就跑去烦正在慢慢收拾东西的蓝湛。
贺玄郁闷的要命,站起身来就自顾自地往教室外走。没多久就被赶上来的师青玄追上,开始怪他不等自己,抱怨完就开始跟他叽歪别的各种琐事,什么聂怀桑又买了什么周边真的贼羡慕啊听说裴茗又被哪个女孩子扇了啊之类的。
贺玄什么也听不进去,只顾闷着头走。突然他感到好像是身后有什么人正跟着他,微微回头瞥一眼,居然是妙儿还有她室友!贺玄心里一羞赶紧转回头去,余光看见妙儿似乎因为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而迅速低下头去。
贺玄好像受到了巨大的鼓舞,“原来她也因为我害羞吗?”这样想着,贺玄心中的小鹿疯了般地撞着,他捏了捏攥紧的拳,狠狠一咬牙。
师青玄突然一下子感到身边没了人,第一反应转身找人:“贺......!!!!!”

贺玄一只手按在墙上,将妙儿困在自己的身体和墙壁之间。妙儿睁大了眼睛一副完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的表情,少女粉嫩润泽的嘴唇被突然袭来的身影惊地微微张开,双膝因为半蹲而夹在一起,双臂半防御姿态地弯起夹在身体两侧,两只白皙的手在半空半握着,指尖因为使劲而泛着粉红。

太可爱了,贺玄想。

随后他令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开口:“妙儿,我......喜欢你,请跟我在一起。”
女孩脸上瞬间潮红一片。

......

寝室的门突然被狠狠推开,duang一声打在墙壁上后反弹回来一半。

“妙儿被贺玄壁咚表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绵绵一边再次大力推开门一边声嘶力竭,喊得楼下管寝大妈放下保温杯,向天花板看去,扶了下眼镜。

duang,没控制好力道,门第二次撞到墙上,又弹回来一半。

柳溟烟放下手中的书,摸出刀开始切中午买回来的瓜:“进来说,耳朵都被你喊掉了。”
这时候妙儿跑了进来,咣一声关上门后“哇”地就哭了出来——

“啊啊啊他居然是直的!!!!!!!”

身边的绵绵也“哇”一声哭出来:“我还以为他已经跟师青玄在一起了!!!!!!!”

“真感人。”齐清萋接过柳溟烟递来的瓜。

“哈!我靠!......    哼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直的!冰河也是!尤其是我家冰河!”沙华铃幸灾乐祸地开口,脸上的面膜被那一声“哈”撑裂到耳朵根。

江厌离听了一声呵呵不去理会,转向哭唧唧的两个:“提醒过你们双玄是不可能的,双水才是......”
“住口,裴水才是真爱。”坐在床上拿着手机正疯狂打字的灵文突然停下动作将其打断。

齐清萋吃完瓜往垃圾桶里一扔:“全年级的女生基本都被裴茗骚扰过,上次差点儿都冲你自己耍流氓。居然还能信裴水,不可谓不流批。”说着起身准备去洗漱。

“等一下各位!!!不管之前你们吃哪对!现在的问题是贺玄跟妙儿她表白了啊啊啊!!!”

妙儿:“嘤嘤嘤QAQ”

————————————————————————————

还有下篇!(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留悬念咳咳)

我是不是应该把这篇改名叫腐女日常🌝

(我琢么了好久这篇我到底该怎么打tag∠( ᐛ 」∠)_)

所以说不渡完结了[哭到嗦不粗fa](所以说明明是he你哭个么劲?)

表白蓝田太太

表白所有双水太太

我爱双水

我爱师无渡

[抱歉各位大可爱我更文实在是太佛,过两天考完试会即刻想点不沙雕的沙雕文儿,咳咳∠( ᐛ 」∠)_]

吸个儿子(´▽`)

道长,可以肉偿吗

这些话真的很久就想说了

首先,我们薛大哥不需要洗白,完,全,不,需,要(我实在不能理解,都多长时间了,为什么某些洋粉洋黑还在为这点撕得死去活来)。
我倒希望他越坏越好,坏到找不到他的一点好,一点软处,这样喜欢他的人也不必为他如此揪心如此心疼,也不会招这么多黑粉来评价他的童年如何如何。

有人说薛洋没有理由因为他小时候的经历就坏成这样,无恶不作肆意杀人。且不说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一点,薛洋是从市井中自己摸爬滚打长大的人,从小举目无亲,住在市井中最阴暗的角落,满眼都是最污秽的人事物,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更没人教他善恶是非,三观正才真是奇人了哦?就算您能在这种环境下快乐成长,那是您,不是全世界。薛洋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就是擅长把坏的东西学得贼溜,就是变得十恶不赦了,怎样?

薛洋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真正对他好的人吧?连跟晓道长在义城那两年美好的时光都是他偷来的,因为以为不是薛洋,所以道长才对那少年好。忘了从哪看来一句话——“就算道长确有情,也是无名少年郎。”虽然很扎心,但确实是原著的意思。

像薛洋和金光瑶这种人,不杀别人,就得等着被别人宰割,不把别人踩在脚下,就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就像有些人看到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有些人看到的则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一样。

作为一个从小看小鲤鱼历险记都喜欢赖皮蛇的反派控(?,我到现在在二次元里就没喜欢过几个正儿八经的好人,自然就是因为薛洋坏(而且长得好看)才被他吸引,我相信很多洋粉也和我一样,因为他坏的纠结(而且长得好看)才对他爱得无法自拔。有些人啊你们给洋哥摸黑,谴责我们三观不正是没有用的,真是可笑。

但同时洋黑们的心情我也很理解,跟自己的三观相冲,或是说自己喜欢的角色被那人害得很惨的话,换我我也会恨不得钻进书里亲手了结那人,但记住了,“薛洋必须死”和“薛洋活该死”是不一样的。某些薛家妹子也请别一个劲儿给他无脑洗白了,越洗越招黑。深刻表明我们薛家妹子拒绝洗白薛洋,他坏透了我们心悦,他们就拿不了洋哥怎样不是吗?见到说洋哥不好的也别太激动吧,薛洋人设如此有分歧实在难免,只要骂那些个胡乱diss的就好了:)

还有那些个说什么薛晓晓薛怎么可能薛洋配不上道长的。
不萌这对儿萌双道什么的,当然是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我完全没意见,其实我也吃一点儿双道,毕竟确实很萌啊。但是那些说洋哥配不上的我就得怼了:)同人,什么是同人麻烦搞清楚些好吗???心疼我们家阿洋得不到心中所喜爱还不能开个脑洞安慰一下自己了?不喜欢这对的话麻烦自行避雷,配不配得上真的轮不到你们来下定论( ¨̮ )

真的,不喜欢可以,但要管好自己的嘴。喜欢可以,但别 脑 残。

·憋了很久了,昨天听广播剧又有些在弹幕和评论里搞事情,实在是气
·句句心里话,自己说出来觉得舒服。能有认同的小可爱很荣幸,握爪抱抱。不认同的话完全OK,但拒绝吵架(反正估计也没多少人认真看我bb( ´_ゝ`))

这是一对儿无比诡异的...cp???

————————————————————————

·萌生出了令人感到我真的艹了的危险的脑洞

·我甚至不知该如何打tag(ಥ_ಥ)

·俩货都是异性恋(大概?)所以应该不算cp눈_눈,嗯
——————————————————————————————

身边怎么都是些给?是只有我们太不懂事愧对家中父母长辈了吗?

听到这句话某江姓宇直简直觉得找到了八辈子遇不到的知音,拱手就打算问其姓名结为兄弟

嘴还没张开,那位就冲远处招呼:
呦,金兄!
晚上逛窑子去呀!

......

妈的种马。

——

明x将军与前金宗主在一起时候的一些日(表面意思)常:

1.
裴:金兄,晚上约呀

金:唉,实难赴约啊裴兄,夫人嘱咐今日必须回家用膳,不然叫金某好看啊

裴:仙京南边儿新开业的香楼[君吾:?仙京有香楼?],都是上等的狐狸精[君吾:?仙京还有狐狸精?],真不去?

金:晚膳嘛,叫小瑶子应付应付好了,走走走

[瑶(保持微笑):老种马你等着]

2.
某天

金:裴兄怎么满面愁容?

裴:唉,说来实在是羞耻啊

金:哦,不妨说来给金某听听(去讲给今晚的小妞儿们高兴高兴)?

裴:哎,干多了这种事儿,下面就难免要出些问题啊

金:哦!原来竟是这样!裴兄,真是抱歉啊!

裴:嗯?罢了,不必。唉,这种事情,就自己知道也就算了,可没想到竟被好友的弟弟知道后把我卖了,现在全天界都知道了,这可如何是好?

金:这......唉,确实难办!

裴:是啊!还是跟一个黄毛丫头!虽说那丫头是半月......

金:哎裴兄!跟一黄毛丫头?!你这......唉,也罢(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知裴兄去看大夫没有啊?

裴:看大夫?为何要看大夫?

金:裴兄!怎么能不去看大夫呢?这花柳......

裴:我下面那小辈儿裴宿,见那半月国师丫头就被勾跑了!金兄,你说那丫头也不算好看呀!这如何医啊?医他脑子吗?还是眼睛?嗯?你说什么?

金:啊......咳......我看,还是医脑子比较靠谱.....哈......

裴:???

3.
裴(刚从宣姬手里逃出来):金兄,女人真可怕

金:不,女人的儿子才可怕[(ノಥ益ಥ)]

裴:啊?诶?金兄,你怎么脸色这么苍白?不会是纵欲过度伤肾了吧哈哈哈哈哈!

金:啊哈哈哈,没有没有,死了而已死了而已......

[肾亏而死,所以金宗主似乎比其它鬼还要白二度]

——————————————————————————————

就这些了,
我编不下去了

·最后君吾发现香楼是地师在仙京地下偷偷开的,于是被君吾端了,还罚了功德。开香楼的目的不明,只知道后来谢怜又把半死不活的明仪从花城主那讨回来一次。至于明仪为什么不开饭馆,大概是因为都被他自己吃空了吧

·我到底都在胡扯些什么......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洋哥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