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泥巴

洋哥跟班水师信徒疤叔正妻,咳,年更鸽子,十分能吃,说咕就咕。随缘写文,佛系码字。只有脾气比较好。是一只快乐的卡通贾叭。嘤。冷门xj基本都吃(而且吃得吧唧吧唧香)

原来全世界人都觉得他像小鹿斑比【捂心口

来来来,欣赏一下卡总的盛世美颜

(顺便宣个群

真的,我恋爱了

简直男友力max好吗

女友亲埃迪把毒液转移回埃迪身体里的时候四舍五入等于他俩接吻了√

我不管,我站毒埃了|・ω・)
(二话不说再次买票明天二刷

啊啊啊啊QWQ好棒!
(我知道自己是菜鸽!我会努力的!

ouo风小城: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虐的我🙂
张着嘴哭都哭不出来
有一种想吐血的感受🙂

不说了,指甲掐肉里出血了,打字好疼🙃

自以为心如磐石,但终究人非草木。

[道薛]莫得名字 (年更小鸽子下蛋乐,变态味儿的

有车
注意:本文作者不是人
(还有我是真的喜欢洋哥不是洋黑你们信我啊!QWQ

洋右注意❗️❗️❗️

道长x奶洋(这个道长不是宋岚也不是晓星尘)

💣真的雷!!!大变态出没‼️  ⭕️务必慎入!!!!务必慎入!!!务必慎入!!!不行就出来!!!(毕竟我这么玻璃心不想被骂

就,xjb脑洞,里番逻辑幼儿园文笔。
第一次开车车|・ω・)

原灵感来自 可能没人比我更花心 老师的图图(。・ω・。)ノ♡  原地旋转表白老师!!!

——论:洋哥的道长情节(bu

OK吗?(估计没多少人ok叭|・ω・`)
OK的话!

👉【评论走链接】

——————————————————————————————
我觉得这篇文章不应该叫 莫得名字 ,应该叫  莫挨老子🌝

还没开始听

已经哭辽
ಥ_ಥ

勿忘国耻👌

天山童姥:

9月3日,抗战胜利日,窗外虽阳光明媚,内心却依旧沉重。

七十三年过去了,我们在等待日本zf的道歉,而他们却在等待我们遗忘。

在战争中,不管你来自什么国家,什么肤色,什么年纪,只要你是女人,就有成为慰安妇的可能。

慰安妇的苦难,不单单是受侵略国家女性的苦难,而是全人类的苦难!

(图片源自网络)

能鸽一天是一天
【痴呆】

女寝(2)

略略略瞎瘠薄写

(其实cp什么的我真的还没定,是弯是直不知道(˙ー˙),随写随想剧情,咳)
————————————————————————————

“啊......不要......太深了!哎哎!贺哥!轻点儿......疼!啊......啊!不要碰那里!唔......”

“...... 你别这么紧张,放松点儿。”

“你说的轻巧!啊......我弄你来试试看!一点儿......啊,技术都没有,这么粗暴,放松才怪!啊......”

“......”

“啊啊啊疼疼疼!!”

贺玄脸阴成了尼哥,把手里的耳朵勺甩到师青玄脸上火冒三丈地站了起来:“快滚!挖个耳朵这么毛病!自己挖!”

“喂喂别这么没责任心啊!这还没弄完呢!既然都动手了就得负全责呀贺哥,你就这么扔下人家走了,还是个男人吗你!”

“......闭嘴。你自己又不是没手!”

“自己弄多不过瘾啊,再说自己又看不见,捅坏了怎么办???”

“小心点儿不就行了!不会用点儿工具吗?!”

“用什么工具啊!人家又没买过!”

宋岚:“......”

晓星尘:“......[😊]”

江澄:“妈的死......”

尚清华:“skr......”

师青玄见贺玄真的扔下他不管了,只好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一把揽过贺玄的肩膀:“贺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

“滚......”

“咱贺哥这么优秀,却表白失败,能不暴躁么?”聂怀桑爱不释手地捧着自己新到手的限量版电动小风扇说道。

“啧啧,聂兄,你这说的就不对了。那怎么能叫表白失败呢?那小姑娘只不过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把贺哥一把推开后狂奔而去而已,这不能算拒绝。”

“什么恨铁不成钢,那怕是得叫恨铁不能弯......”尚清华小声bb。

“啊??”

“咳没事......嗯!这泡面,真香!”

“......”贺玄咬着牙强忍着把谁一拳揍出宿舍的欲望:“那你倒是说说,那怎么不叫拒绝了??”

“哎呀,贺哥,你别气馁,没准儿那小姑娘只是太兴奋了,一紧张啊,就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当时这么多人看着,又害羞,就给跑了。总之我看,妙儿那姑娘之前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只不过贺哥你行动地太突然了嘛!信我,本风师看事儿很准的!”

“贺哥脸皮这么薄,今天上午就差没去上课了。”尚清华吸了一口泡面,拍着大腿哈哈。

晓星尘笑了笑,上去拍拍贺玄:“贺兄,你今天下午就放心去上课好了。这种事不必放在心上,兄弟们挺着你呢。”

“就是啊贺哥!有兄弟几个在呢,开心点儿!要是实在开心不起来,我找我哥多要......”“不用!免了!!!”

“喂,贺玄。”坐在书桌边的江澄忽然冒出来一句。

“我姐刚给我发消息,说妙儿这周末要约你去她家......”

“啊哈!!!”师青玄一肘子狠狠怼在了贺玄胳膊上,“唉等等......!!!她家?!”

“我还没说完......”

贺玄好容易回过神来:“快说!”

“我姐让我转告你,你最好好好想想要买点儿什么礼物。因为周末是她生日。”

......

————————————————————————————

·话说这篇和女寝有什么关系......我是不该考虑改个更实用的名字(๑˙ー˙๑)